胡问遂陈逸飞,师生情深数十载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10 06:57:28

胡问遂与陈逸飞,两位海派艺术大家绵延几十年的师生情谊、思想交融和艺术探索,蕴含了多少中国传统文化之真、之善、之美。

陈逸飞与胡老夫妇(本文作者提供)

今年是父亲胡问遂的百岁诞辰。每当看到挂在家里陈逸鸣先生为父亲所作的巨幅画像,我就禁不住会想起父亲与陈逸飞先生几十年深厚的师生情谊。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父亲曾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开课,当时陈逸飞正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就读,从此与父亲结下了师生之谊。实际上,父亲教他的时间并不长,但逸飞先生对父亲的艺术修养和人品非常敬重,一生恪守尊师之道。只要在上海,每年大年初一,逸飞先生必定来给父亲拜年,年年如此。父亲也十分喜爱和器重逸飞这个“跨界”的学生,师生之间无话不谈。逸飞先生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从美国回到上海,逐渐形成了将美术、电影、时装、雕塑等融会贯通的大美术的理念,踌躇满志要在国内开创视觉艺术新的事业。逸飞先生每次来看父亲,都会激动地谈论起他大美术的理念,征求父亲的意见,共同憧憬新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到来。每当观点和想法得到父亲的认同,逸飞先生脸上就会露出灿烂的笑容。

1998年逸飞先生受命负责浦东世纪大道两侧一系列主题雕塑和艺术品的创作,他多次上门将有关构思与父亲探讨,征求父亲的意见。逸飞先生对父亲说,浦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不仅要有最现代化的工厂、设备,更要有与当代世界文化相匹配的标志性的符号和雕塑。他要用金、木、水、火、土五个甲骨文字造型为基本设计元素,设计五组雕塑体现中国五行相生相克的哲学思想,并在世纪大道的尽头以原始日晷为原型,用现代雕塑手法再现中国古代天文计时仪器,让现代都市的街景增添历史时空感。父亲认为这些创意和构思既体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又与浦东改革开放大变革的时代精神相结合,大为赞赏。逸飞先生当年还曾应邀做过浦东国际焰火节的评委,回来专门和父亲讲起,焰火的美是一种夜间绽放的美,它的线条、色彩也是视觉艺术的奇葩。父亲非常认同逸飞的这种说法,他说艺术是相通的,就像书法和绘画,书画同源,书法线的美、光的美、力的美、个性的美,是中国美术最集中的体现。

胡问遂 扇面

有一次,逸飞先生和我说,作为怀念,他要专门为父亲画幅像。后来由于忙于搞创作、拍电影,一直没有时间。2005年4月,逸飞先生不幸突然发病,许多事情根本就来不及交代。在弥留之际匆忙交代的仅有的几件家事中,逸飞先生非常郑重地把弟弟陈逸鸣先生叫到病床边嘱咐,“我答应给胡炜的父亲画个像,我不能画了,你一定要替我画好”。后来逸鸣先生遵嘱含着泪专门为我父亲创作了一幅特别大的画像,特别地传神,和逸飞先生的风格一模一样。面对此情此景,在场的所有人无不为之动容,心中久久不能平静。逸飞先生对父亲的这种师生情谊,这种一诺千金的品格和情怀,每每想起,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景仰。

作为书法大家沈尹默的入室弟子,父亲是海派书法艺术的传承者,逸飞先生则是公认的海派油画杰出的代表画家。两个海派艺术家几十年的师生情谊、思想交融和艺术探索,蕴含了多少中国传统文化之真、之善、之美。这种真善美,也贯穿父亲作为书法教育家的一生。

陈逸鸣油画《胡问遂像》

生活中,学生是父亲最大的乐趣。父亲对学生不问出身,只问人品和对书法的热爱,从不收费。父亲以一种真诚的艺术使命感来教书育人,泽惠学子,使海派书法薪火相传。他的大愿就是“愿华夏文化千古绝艺能得广传万代,问遂之心足矣”。目前,父亲的学生已遍及国内各地及欧、美、亚三大洲十四个国家和地区的书坛,大多都取得杰出成就。父亲离世这么多年,海内外的学生与我们家里的联系和来往从未间断。逢年过节,在上海的学生们还是和往年一样聚到家里来。2003年母亲八十大寿,学生们聚在一起,在一张喜庆的红纸上每个人为母亲写上一个大大的“寿”字,不同风格的“寿”字铺满整张纸,代表了每个学生的心意;2013年母亲九十大寿,学生们又聚在一起,在一张喜庆的红纸上每个人为母亲写上一个大大的“福”字,当所有的“福”写满整张红纸时,母亲深深地沉浸在这种浓浓的师生情谊之中。由父亲书法艺术结成的师生情谊延绵五六十年,历久弥新,温暖着我们的全家。



关于我们:

本公众号乃上海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的官方微信,《夜光杯》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报纸副刊,在微信平台,我们将以全新的面貌继续陪伴您。欢迎免费订阅,我们将每日精选两篇新鲜出炉的佳作推送到您的手机。所有文章皆为《夜光杯》作者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点击下面的篇目链接,可重读夜光杯微信公众号10月高点击率美文:

老底子,上海是这么过中秋的

池莉:让我们来数数变老的好处

严顺开:演了一辈子小人物,成为观众眼中的“宝”

周慧珺:我一直在努力,想把字写好,写出我的性情和风格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