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勿谓言之不预——种花家的新选择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8-29 06:31:18

观点可以没有国界,但作者是有国籍的。百年来仁人志士自强求富,而今天我们依然是一腔热血报效国家。在不涉及我种花家时,本号吟风弄月,看戏吃瓜,但事关我兔,本号不会含糊,一切从我中华立场出发,分析如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达则自古以来,穷则求同存异,兔子不会被两条推特吓到,不惹事也不怕事。不过,未来川普若继续在海峡挑事,我兔何以反制?


从克林顿到小布什再到奥巴马,我们克制美国的招数一般如下: 第一、少和你做生意。具体来说就是少买波音飞机,少用苹果手机,少看美国电影。第二、在亚太区域杯葛。具体来说就是朝鲜的进出口配额松一松,南边的菲律宾教训两下,缅北的战事秀点肌肉,美舰停靠香港时不给水喝。第三、在焦点全球议题杯葛。具体来说比如碳排放配额不松口,知识产权保护松两天之类。第四、在全球第三世界国家找小伙伴。具体来说比如卖给古巴一些公共汽车,买一些委内瑞拉的石油之类。


不过仔细想想,舍此之外,我种花家是需要一些外交新思路。第一、川普是三十年来,唯一一位不支持硅谷资本和传媒大亨的领导人。为了稳固基本盘,他甚至不惜放松金融管制,在华尔街人造一场狂欢。如果我们不引进美国电影,抵制苹果手机,恰恰方便川普开启贸易战的大门,以反制为名重启红脖制造业。此外,欧洲的衰落和政治家快速走向川普化,也令我们的日常选项变少。如果我们不买波音而买空客,但Fillon也看样学样,我们又该如何?第二、川普是三十年来,唯一主张降低对盟国所承担义务的美国统领。如果我们在亚太区域选择杯葛,正好给了川普加收韩日保护费的理由。更何况,川普“降低全球义务”的价值观,决定了其在必要时刻放弃韩半岛也毫不在意,毕竟韩半岛在我们的后院,不是美国的后院。第三、川普是三十年来,唯一主张放弃全球变暖等议题的美国统领。以往我们可以在全球化议题上通过争取扩大本国权益来制衡美国,现在美国率先选择无视全球化扩大本国权益,反而将了我们一军。第四、第三世界的小伙伴普遍陷入了麻烦,例如拉美的左派运动进入历史最低潮。


所以在新的全球政经局势之下,我种花家,有没有四两拨千斤的破局之法?


其实有。


第一、深度介入中东,舰指塔尔图斯。传统而言,我兔的战略中心在亚太,次中心在印度洋,再次在拉美,最后才是中东,欧洲和北非。对我种花家的地缘格局意义而言,中东的火药桶干预起来成本高,收益低。我兔可以坐观其他大国在中东纠缠百年,自己一心一意搞亚太经济,专心致志谋区域发展。


但今时确实不同往日,中东才是我种花家潜在的一招活棋,落一子而活全盘。五十年来,米国的亚太策略纰漏很少,但中东策略却露出重大马脚——支持皿煮和支持世俗化本质不可兼容,五角大楼成为了教棍和黑旗军的幕后老板。换言之,在亚太过于激进,则只能以利聚,且支持我们的只能是一些小国家。在中东如果策略得当,则可能以义聚,且可能赢得一大批原本不可想象的国家支持(例如欧陆各国)。


这方面最好的例子是普京。衰落的北极熊不惜牺牲飞行员的性命,却悄然在欧盟内部拉起了挺俄的大旗。法国大选无非只能是Fillon或Le Pen胜出,而两者全都是俄罗斯的支持者。奥朗德代表的旧欧洲已成梦幻泡影。普京的深度干预,使得叙利亚局势出现微妙的平衡,巴沙尔已经占据攻势。而美国支持的反对派师出无名,步步退缩。当然,北极熊羸弱的战力也使得普京不足以继续深度干预,但这里却出现了30年来第一次机会:有美国以外的某大国,可以发起对极端组织的最后一击。从国际法的角度,巴沙尔政府的存在和叙利亚境内的战事使得任何程度的干预都师出有名。而从更广大的角度,共和党的右翼既然无法组织起对俄国的中东干预政策的有效舆论反击,人畜无害,显然并无地缘利益的兔子出场,更不可能引发全球舆论的攻击。而俄国海军在塔尔图斯的存在,使得我们的干预成本极低。哈梅内伊的紧张情绪,也足可以成为放大我们实力的杠杆。


介入中东的更大好处在于避免俄美联盟。在亚太区域,北极熊和我种花家的共同利益已经被充分挖掘,但北极熊确实迫切需要一种新的力量崛起在地中海东岸。克里米亚和高加索是俄罗斯的生命线。一旦Flynn这样的亲俄派在华盛顿真正占据上风,北极熊就真的不再需要东方的伙伴了。


大胆预测,当前是三十年一遇,介入中东之局的最好时间窗口。种花家可以以极低的成本,收获什叶新月带的倾力支持,赢得北极熊的好感,在脆弱的欧洲激荡起对华的善意,甚至可能开启中东百年和平。而中东的破局是为了换来亚太的和局,米国人如果不想被彻底羞辱,则不得不在韩半岛肩负起更大的责任,在海峡问题上闭嘴。


第二、重开2022年世界杯。这是一个很大的脑洞,但却也是四两拨千斤的法子。2022年世界杯本就是充满争议的世界杯,这届世界杯的举办地选择,最终导致国际足联部分高层身败名裂。然而,卡塔尔的选择对绝大多数欧洲俱乐部仍是噩梦。一方面,冬季比赛将严重打乱欧陆联赛的节奏,从而伤害各大俱乐部的经济利益;另一方面,西亚极高的气温和中东的局势,都使得不少队伍心存忐忑。我们大可以选择在2022年夏天自行举办第一届“环球世界足球锦标赛”。最高规格的赛事推广,甚至力推一个新的,取代国际足联的足球联合会,符合绝大多数欧洲俱乐部的利益。而奥运会/世界杯级别赛事的举办,则将成为凝聚拉美,欧洲和非洲的重要办法。可是这不失为高明之举。谁让美帝的作为给全世界球迷的观赛带来地缘上重大不确定性呢?我们甚至可以大方邀请卡塔尔参赛,尽管这个小朋友可能要反目了。


第三、They go low, we go high。高举全球化,自由贸易和环境保护大旗。一切理论背后都是国家利益。一个以净出口国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系,摩擦程度一定高于净进口国为核心的体系。2017年过去后,随着英美法各国的民粹主义纷纷抬头,世界已经没有了全球化,自由贸易和环境保护的带头人。当然,在美国粉碎全球变暖的前夜,接过高呼碳排放对人类不利的大旗,我们将付出一些经济上的成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