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山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06 15:19:26

步子迈得大了,容易扯着蛋。今天是扯着大腿了,上山过程中可能太快,上山和下山不觉得多难,可出山那段平路异常艰难。


D22 8 月 22 日 转山


为了将逃票进行到底,3 点多就爬起来,4 点出发。沿着水泥路一直走,却没有找到拐进徒步的路。沿着汽车行驶的道路走了一会,才看到远处隐约有灯光,心想那应该是早起转山的藏民,便向灯光处横切过去。靠近那些藏民,前方有多处星星点火。转山的藏民要早得多,他们手持经筒或佛珠,嘴里念念有词,如若不是身处藏民中,在凛冽的早晨、微弱的月光下、漆黑的山间行走,无法感受他们的信仰是如此的至真至纯。


藏民们行李很少,走得也很快,他们大多一天转完山。途经曲古寺,一直到第一个帐篷点,期间我还能和一些藏民同行,甚至还可能超过部分藏民。在第一个帐篷点上了个厕所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追赶上前方的点点灯火。


通过进山检票口后,有一处滩涂,水流草垛密布,一不小心就可能陷入淤泥中。同行的藏民小伙子带着音箱,一路高歌,为单调的转山增添了不少气氛。偶然播放到一首汉语歌曲《被伤过的心还能爱谁》,在空旷的山间颇为寂寥。


执热寺过后不远处,是第一处住宿地,这里有宾馆有帐篷。多数印度或其他外籍游客会在这里租马转山。攻略中所介绍的第一天休息点在此,不过将这里作为第一天休息地实在不太合理,这里距塔尔钦不过 20 公里左右,而且一路多为平路,并无太大爬升。不过受之于地势环境限制,此处到卓玛拉垭口并无适合宿营地,自带帐篷除外。而且此后还有近 40 公里,第二天实在辛苦,计划三天转山的除外,不过大多是两天转完,一天转山的也不在少数。


途中有一处天葬台,无数秃鹫低空盘旋,随处可见的衣服,空气低沉。


一路会经过曲古寺,格萨尔王马鞍石、得西斯方礼拜台,两磐石、马头明王石,执热寺,天葬台,磐石,天然,避邪等被藏民视若神明之处。下山路中同样会看到一些藏族神明的大脚印之类。


卓玛拉上山途中,天空飘起小雪,而脚下的沙石路水流不断,颇为难行。垭口一片迷茫,只有秃鹫在白色世界清晰可见。天气原因,在冈仁波齐北向,难觅神山踪影。


“转山” 盛行于西藏等地区的庄严而又神圣的宗教活动仪式,在西藏许多地方都有转山的习俗。诗中所说的转山,指的是神山,佛经上说居于世界最高的山,即须弥山。须弥山在佛教中被称为世界的中心,据说是佛祖释迦牟尼的道场,在印度教中它又是湿婆大神的殿堂,人们多以为它只不过是一处虚幻的所在,一座概念的山,殊不知,它竟是一座现实的山。《大藏经 · 俱舍论》记载:从印度往北走过九座山,有座 "大雪山",这就是绵延千里的冈底斯山脉的主峰冈仁波齐。冈仁波齐,藏语意为 "雪山之宝"。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尚在人间时,守护十方之神、诸菩萨、天神、人、阿修罗 (古印度神话中的一种恶神) 和天界乐师等都云集在神山周围,时值马年,因此,马年便成为冈仁波齐的本命年。


据说朝圣者来此转山一圈,可洗尽一生罪孽;转山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下地狱之苦;转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而在释迦牟尼诞生的马年转山一圈,则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相当于常年的十三圈。千百年来朝圣者络绎不绝,在通往神山的一条条道路上,形成了一个耐人寻味、令人感慨的永动流。神山已深深地寓于西藏的宗教历史文化之中,她神奇诱人,是人与神、人与自然结合的精神之山、文化之山、信仰之山。


通常为顺时针转山、转湖、转寺等,不过也有少数人逆时针转山。而苯教则是逆时针。


一路所见,尽是藏民、印度人和个别欧美游客。而我此时,作为惟一的汉人,则格外明显,反而成了少数民族。确立没有其他的汉人游客,路途之中。只在宾馆那里见到一个姑娘而且是回撤的。快到出山检票口时,终于看到了一个东北的哥们,结束了我此行只身的嗟叹。


藏人转山是为信仰,而其他游客多是到此一游,或是为了心底那份对于西藏的向望。


出山回村路上,又被冰雹所收。


昨天心想今天如果能在 6 点前回到村子,就奖励自己一件东西。这算是一种奖励,实在无法预知这近 58 公里、海拔在 4600——5700 米的高原会发生什么,而且天气变化无常。但上山中步子迈得大了,扯着大腿了。出山都是拖着大腿回到村子的,鉴于走路逛街都成问题的严重伤残情况,果断取消了奖励。这是多么无情而又绝情啊!! 


在 K1302 附近,穿过进入通往塔尔钦村的草地,避开售票处。这是逃票第一步。转山时要赶在检票人员上班前通过进山检票口,据说 8 点左右上班,可能就要 6 点出发,晚 8 点后通过出山检票口。出村则和进村一样穿过草地。这样才算逃票成功。如果明年马年转山游客增加,不排除景区可能流动检票,这就大大增加了逃票的难度。在拉萨或路上,遇到的部分藏民对布宫等朝圣之地收费颇有微词,虽然他们不需要买票。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