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儿童不宜”的儿童电影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18 16:43:31

点击标题上方 解密档案未解之谜 订阅本号

前记

这是王朔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张元导演,张元的女儿宁元元在电影里扮演南燕。这部电影其实不能算做少儿电影,导演所想要表达的是对社会以及体制的质疑。电影的时代背景是在61年-66年文革前夕,我们父母应该和主人公差不多大吧。

看完不禁令人沉思,如果觉得图解不过瘾,可以回复【看上去很美】在线观看



入夜,屋内,一个小男孩张着嘴呆呆的望着窗外,时不时的打下嗝。故事就是从我们小男主的主观视角开始讲述的。


外面,大雪纷纷扬扬


如梦似幻


《看上去很美》


故事的背景大约是八九十年代的北京,一开始整个色调就阴沉沉,暗示了影片基调的灰暗。


当时正值冬季,路上的积雪尚未融尽。脚步声,在空旷的马路上被毫无遮拦的放大,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没有对话,没有旁白,我们甚至看不到他们的脸,只能无奈的随着他们的背影一步步的踏入下一个镜头。


大手牵小手


步履匆忙


大脚的后面跟着小脚,走得拖拖踏踏,像是不情愿的被人拉着。走着走着,小脚便停住再不肯走,接着便被抱起来了。


声先于画,人还未出,便听见远处传来小孩子的哭闹声


男人抱着哭闹的孩子进了屋


原来这是一所幼儿园


迎面走上来一个女老师,自我介绍,姓李


男人拍了拍儿子的头,说:“我是方枪枪的爸爸。”


老师低下头微笑着问男孩,语气很是温和:“你叫什么名字?哎呦,怎么哭了?不愿来幼儿园啊?”


方枪枪只是拼命的拽着爸爸的衣角哭,哭得声嘶力竭。爸爸就继续代替儿子和老师说,方枪枪一直是奶奶看大的,而最近奶奶回老家了,父母工作都忙,只能送到这里来。


周围的小朋友也都扭过身子来看这个新来的小朋友


这边,一个小女孩光着腿大声的叫着姐姐


不一会儿,一个看上去成熟老练些的女孩拿着裤子过来,帮小女孩穿裤子


爸爸和老师寒暄完后,拍了拍儿子,要他和别的小朋友去玩,然后就转身离开


注意从爸爸出场到离开,爸爸这个人物的形象一直是缺失的、不完整的,就如同《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的老爷那般。(而且直到后来幼儿园小朋友的衣服换了四季,爸爸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旁边的小朋友都还在看热闹


方枪枪冲着爸爸离去的地方哭得声嘶力竭,也许这是我们每个人孩童时想要吸引大人注意,表达自己不满的直接做法。


可是,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头也不回的离开


昔日的皇家庭院,看着那些摆满了的玩具和游戏着的孩子们,一切竟显得如此凄凉和冷漠,李老师带着孩子们又照常玩起了“老狼老狼几点了”的游戏。


唐老师帮站在一边的方枪枪脱下外套,喂了他一个饼干。


小可怜含着饼干哭得凄惨


唐老师开始给方枪枪讲述这个游戏的规则,李老师扮演的就是老狼,而她会在晚上抓住一只小羊(也就是一个小朋友),然后,吃掉他!方枪枪听到这,有些害怕的后退一步。


一旁带着小朋友做游戏的李老师开始抓羊了


小朋友们四散而逃


伴随着孩子们的的离散,李老师的笑脸冷了下来,神色阴沉的看着方枪枪。


然后,快步走过来,拽着方枪枪的小辫说:“来,我看你的小辫,谁给你留的啊?”温柔的语气,却是在语罢,一剪刀剪掉。这是影片里方枪枪与李老师的第一次交锋,也可以看作是当时被判定的封建主义残余与新兴起的社会主义中国的第一次交锋。但在那样一个疯狂的年代,结果是没有任何悬念可言的,于是,剪刀不仅无情的断送了那与过往的唯一牵绊,这里也是一种被阉割的象征。


方枪枪意识到自己的辫子被剪了,大哭着跑开。李老师连忙招呼别的小朋友去替自己抓住方枪枪,大家一拥而上。


方枪枪向屋内跑来,突然看到一把大剪刀,吓得又赶紧折回去。(这里的画面给了剪刀特写,更显示出了方枪枪的渺小与对未知世界的恐惧)


李老师拿着剪刀,带着同学们冲着方枪枪跑开的位置紧逼过去


杂乱的步伐


大家合力把方枪枪围住,按在地上


李老师把方枪枪从地上拽起来,又补了一剪刀,嘴里数落着:“我告诉你这样干净利落,才不会长虱子。”


幼儿园的规矩还有很多,方枪枪刚一进去就被李老师把头发给强行剪了。而这也暗示着在这之后他也一直生活在李老师的淫威下,一直过着压抑的生活。


面对哭泣的孩子,大人们的方法似乎永远只是利诱,唐老拿出了小红花来哄他,一朵象征进步与荣耀的小红花,却被方枪枪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一旁的小女孩赶紧捡起来,擦干净


拿着小红花躲到一边


饭前,小朋友们排队擦手


一个接着一个


那一双双在洗手房高举过头顶的手,俨然便是一个个被俘获的战士,毫无反击之力。


而这边,唐老师在帮方枪枪洗手


方枪枪还是拉着一张小脸


要开饭了,方枪枪不愿坐在小板凳上,跟在唐老师身后


却还是被唐老师送到座位上乖乖坐好


伐开心,要抱抱


吃饭时间,李老师又开始说教:“加饭举右手,手掌伸直;加汤举左手,握成拳头。吃饭不许讲话。”一旁的小朋友们都在学着做。


乖乖举手,等着加饭


方枪枪呆呆的望了一会儿后,独自起身


坐到一边,怯怯的看着这一切,这个他所不熟悉的世界。


李老师在挨个检查


有个小朋友想去上厕所,被李老师责骂后又扣了一朵小红花


男孩不情愿的交出


在这所幼儿园里,走路也是要有秩序的


都是要拉着绳子,所有人排好队,统一步伐,同一速度的走


大家在队伍里都不许说话不许笑


小朋友就像一群集中营里的犯人,与世隔绝,他们被要求任何时候都要与集体保持一致


而方枪枪因为刚来还是被老师领着


到了睡觉的时候


大家都开始脱衣服,方枪枪还是孤零零的坐着,旁边的小丫头(北燕)问方枪枪怎么不自己脱衣服


说着想上前帮忙


方枪枪一言不发的退后避开


早上那个成熟老练些的女孩又过来帮小丫头脱衣服


小丫头拽着姐姐的头发笑的很开心


衣服脱完,开始脱裤子


方枪枪就一言不发的在一边看着


脱完后,小丫头冲着姐姐说:“南燕姐姐,方枪枪还不会脱呢。”


南燕又过来帮方枪枪脱,对于南燕的帮助,他的眼神里也有本能的抗拒,身体甚至下意识的后退。


但是这次并没有拒绝


南燕细心的解开他的扣子,一件接一件


小丫头(北燕)也跑来帮忙


一人脱一边


方枪枪终于露出了到这所幼儿园后的第一个笑容。人总是这样,总是会对最先接触的人事物理有着最浓厚深切的感情,而南燕和北燕,恰好是在这个时期出现在方枪枪的面前,并施以援手的。


衣服裤子都脱下来了


李老师坐在一边拧毛巾


嘴里含着口哨,吹一声过来一个小朋友擦屁股


而且用的是同一个毛巾


方枪枪换好衣服枕在床边看着


小丫头也洗完了


老师又加了些热水


小丫头提醒他,轮到你了


李老师又吹了一声口哨


方枪枪怯怯的站在不远处,却也不敢靠近


李老师不耐烦的抬起左手食指指着他,再吹一声,摆摆手,示意方枪枪快些过来


方枪枪小步往前挪着,李老师不耐烦,一把把他拽过来


开始擦屁股,动作有些粗鲁


热水把他的屁股烫的生疼,他大哭着抗议


南燕跑过来安慰,李老师却让南燕回到自己床上睡觉


熄灯了


所有人都闭着眼乖乖睡觉



只有方枪枪睁着大眼睛


光着脚丫下了床


踮着脚


赤裸着全身


小心翼翼的


像行走在夜间的猫


出了屋门


赤脚踩在雪地上


身后留下一串小脚印,酒盅大小,歪歪扭扭的


走到台阶处,向下面尿尿


开心的笑了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哨声,第二天到了


昨晚的一切都是梦境


大家都赶紧起床


方枪枪也跟着坐起身来


有小朋友不配合


李老师又威胁不听话的小朋友,说要扣他的小红花


这边,小丫头指着方枪枪的床大声喊:“方枪枪尿床了。”


闻声赶来的老师连忙把方枪枪抱到一边,开始收拾被子,而对仍然赤裸着全身的方枪枪不管不顾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老师急匆匆把被子抱出去晾晒的身影


细心仔细的铺平摆正


在幼儿园里,就连上厕所也是制度化规定好的


李老师喊一二三,然后大家一起蹲下


女生在一边,男生在一边。


李老师边告诫着小朋友早上上厕所的好处边四处走走停停,一副视察的姿态


每个人都在努力奋(粪)战着


唐老师就在一旁拿着小本子记录着,速度快的小朋友就会得到老师的表扬


方枪枪也在努力中


拼命使劲


咦?有了?


哎,还是不行


完成任务的小朋友就出来洗手


大家陆续都出来了


只剩方枪枪一人,可怜兮兮的说自己拉不出来


没有一个孩子不希望得到奖励,也没有一个孩子愿意承认自己是最差的,刚刚踏入这个世界的方枪枪也不例外,虽然他也许不知道之后关于小红花的一系列潜规则,但是他却分明能感受的到,只有得到小红花,才可以得到老师和小朋友的承认。所以当听到汪若海由于不听话而受到李老师扣除小红花的威胁后,晚上尿床加上早晨拉不出屎的他便怯生生的问李老师:“那会不会扣我小红花?”


“小红花?”李老师语气中分明是带着始料未及的惊讶,然后是两秒钟的沉默,“这次就不扣你小红花了...”方枪枪得到承诺后咧嘴笑了。


李老师带着方枪枪出来,让洗干净手的小朋友举起手排队走


大家都听话的照做


只有方枪枪没有洗手偷偷的插进队伍里


跟着走了


出来后,南燕向李老师打报告:“李老师,方枪枪没洗手。”


方枪枪又被李老师叫了起来,扣掉了今天的洗手小红花


幼儿园的老师们为了管理好孩子设计出了一套小红花方案,不尿床、自己穿脱衣服、早晨起来便出便便、饭前自觉洗手、睡觉不说话,这五项每做到一项就可以得到一朵小红花,连续七天得到五朵小红花的小朋友就可以当班长。


唐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公布每人每天得到小红花的数量


得到了的都笑的很开心


没得到的就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方枪枪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撅着小嘴站起来问


唐老师回答:“因为你昨天晚上又尿床了,早上不是自己穿的衣服,上完厕所也没有自觉洗手。”指出方枪枪没得小红花的原因后,又鼓励方枪枪如果明天表现的好,就奖励一朵。但是下次记得问问题之前,要先举手,不要自己站起来。


方枪枪点头坐下后,趴在桌子上看着红花栏


自己还没有得到过一朵小红花


突然幻想明天也许就会有一朵了


开心的笑了


也许还会有更多,和于倩倩一样多的小红花


想想就开心呢


大家都离开教室后,方枪枪一个人走到红花栏处


李老师隔窗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方枪枪久久的站在那儿,嘴里嘟囔着:“我要有五朵小红花了。”


班上开始教穿衣服的儿歌,方枪枪在里面学得格外认真


教完后,李老师请了三个小朋友上台演示


大家都演示的很好,被表扬了一番又请回到了座位上


李老师又开始找方枪枪的麻烦,看着他说:“现在班里有许多小朋友都会自己穿衣服了,还有几个小朋友不会啊?”


方枪枪可怜兮兮的走上前去


李老师让方枪枪转过身去面向大家,开始问话:“今天早上是谁帮你穿的衣服?是自己穿的吗?”


方枪枪摇了摇头,李老师不耐烦的让他出声,只好委委屈屈的小声说:“不是。”


于是方枪枪便被李老师当做反面教材来教育小朋友了,要学会自己穿衣服、脱衣服,这是为什么呢?李老师叫了班上表现最好的小女孩于倩倩起来回答,她的回答也是李老师认可的标准答案:“小朋友就应该学会自己穿衣服。”应该这样或那样,其实就是没有为什么,不允许问为什么。


然后老师请于倩倩出来做示范


于倩倩便开始当众表演脱衣服


套头的地方被卡住了


小女孩拼命的扯着衣服


底下的同学都开始哈哈大笑


方枪枪也跟着笑


终于脱下外衣,倩倩继续脱身上仅剩的一件上衣


小女孩不懂事,在要脱到内裤的时候老师终于喊停了


然后,李老师让方枪枪自己练一遍


开始解扣子


脱外衣


一件接一件


终于到了最后一件


可是套头的地方也卡住了


在脱衣服这场戏中,导演制造了一个惊人的相似,我们不难看出,于倩倩在示范脱衣服时遇到了困境,甚至可以听得到衣服撕裂的声音,可李老师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她喜欢于倩倩,因为她是可以得五朵小红花的好学生。而方枪枪则不同,她对方枪枪是排斥的,因此她绝不会错过这个让方枪枪当众丢丑的机会,嘲讽之词更是溢于言表


大家都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他,李老师还说着风凉话:“你就耗时间吧,没人帮你,什么时候练好了什么时候才能下来。”


方枪枪拼命撕扯着衣服


还是脱不下来,南燕忍不住笑了


大家围着坐了一圈,都在像看笑话似的看着台中央难堪的方枪枪,讥讽的笑声尖锐且刺耳


此时的方枪枪,就像是一个马戏团的小丑,被围在圆心接受着无情的嘲笑


方枪枪涨红了脸无助的看着周围的老师同学


哽咽着说:“我今天早上开始就拉屎,我还自己洗的手,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小红花?”


强忍着泪水抽抽搭搭


唐老师笑着说:“方枪枪今天还是有进步的,我看,就给他一朵小红花吧。”施舍一般的语气。


却被一旁的李老师立刻否决:“不行,不能惯这孩子毛病。”


李老师还在教导着什么,可是声音越来越小,暗示着此刻方枪枪再也听不进去了,只余一身的压抑与委屈


最终,难堪的在大家面前尿裤了


旁边的小朋友立刻给老师打小报告,李老师烦闷的叉腰


唐老师帮方枪枪把尿湿了的衣裤晾在外面


方枪枪光着腿在宿舍床上坐着,看着南燕又在帮小丫头(北燕)穿裤子,站起来直着嗓子喊老师想打小报告


可是喊了半天,也没有人理


两个小姐妹走到方枪枪面前


南燕小手一抬,厉声道:“你给我下来!跟我走!”


方枪枪乖乖的跟在后面


两人搬来了一个比她们还高的椅子


南燕二话不说的爬上去问方枪枪敢不敢


方枪枪不服气的表示谁怕谁啊,也爬了上去


南燕接着下来,指着更高的地方问:“你还敢上吗?”


又被忽悠着爬了上去


然后,两个小姐妹把椅子搬走了


方枪枪意识到自己下不去了,开始大哭


整间屋子里充斥着小姐妹的嬉笑声和方枪枪的哭闹声


方枪枪两手死死的抓住背后的窗框,含糊不清的喊着:“你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可是显然两人并没有放他下来的打算


方枪枪扭头看到外面


李老师正带着别的小朋友回来


看到方枪枪在窗户边站着,连忙冲过来大声斥责


刚刚还在哭得方枪枪此刻却笑了,得意的冲老师做鬼脸


而等李老师冲进来时,方枪枪已经乖乖的坐在了床上


李老师脑洞大开:“方枪枪,你是怎么过来的?你是从窗户那一步飞过来的吗?”方枪枪认真的点头说是。


旁边的两个小姐妹也随之附和着


这回轮到李老师傻眼了


后来,有一天方枪枪在屋外看到一朵小红花


查看四下没人,赶紧捡起来快速跑开


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对着阳光看


这个大家都想得到的小红花


这个自己努力了那么久都得不到的存在


然后拿出手帕仔细的包好,放进口袋里


院子里,李老师因为南燕打了北燕斥责着她,然后每人扣了一朵小红花


两个小姐妹都哭的很伤心


方枪枪看到了


跑上前去叫南燕跟自己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打开手帕


南燕看到小红花,问方枪枪是不是从李老师那里偷的


方枪枪摇摇头,真诚的说:“李老师不是扣你小红花了嘛,我想把这一朵送给你。”


可是南燕并没有领他的情,傲娇的把小红花扔到了地上,就像当初的他拒绝了唐老师的奖励,一样的坚决。


方枪枪只好捡起来重新包好


看着南燕和北燕牵手跑开


院子里,小朋友都在开心的做游戏


而方枪枪始终孤零零的在一边看着


班上同学汪若海的父亲来接孩子回家


李老师打了招呼,刻板的说现在离接孩子的时间还差两个小时呢,就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可是当被院长(就是李老师旁边的那个女人)告知这是后勤部的副部长时,李老师态度接着就变了(这也是片子开始这么久后院长的第一次露面,突显出了在这么刻板教条的幼儿园也是有东西可以打破这一切,那就是权力和地位)


李老师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殷勤的问好


其他的老师也都凑了过来,夸着汪若海懂事


小朋友们都扭着脑袋看着这一切


副部长走到了红花栏处,看到了自己儿子红花不多,轻声斥责了儿子一句


周围的老师连忙表示汪若海最近表现挺好的


又看到了方枪枪一朵也没有


李老师连忙表示今天的小红花还没评呢,方枪枪和汪若海都有


方枪枪静静地看着


看着自己之前那么努力想得来的小红花就因为这个叔叔的一句话轻轻松松的贴上了


午休时间,方枪枪和北燕炫耀自己的瑞士钢笔,这是父亲留给他的


北燕想要看


方枪枪故作姿态的低头走了一圈,伸手递给北燕


北燕开心的在纸上划


而这时候别的小朋友都在午睡


李老师进来吹了声哨


两人赶紧躺倒装睡


幼儿园里很热闹,大家有很多东西玩,可是方枪枪寂寞,他没有朋友,他试图用捡来的小红花贿赂南燕,用爸爸送的钢笔跟北燕套近乎,但都没什么成效。


他也曾试图加入打闹的男孩子队伍,可是大家都觉得他是假媳妇叛徒不愿意跟他玩。


他所到的地方,男孩子们都会一哄而散


又只留他一人


他有时会捡两根树枝拿在手里拼命的跑


看到女孩子们在抱洋娃娃也会犹犹豫豫的往前蹭


可是,仍旧是同样的遭遇


没有人愿意和他玩,一个也没有


渐渐地,他就学会了一个人推木马


使劲的推


然后,一个人坐上去


抬头看看天


一片眩晕后


摔倒在地上


一个人擦干眼泪


爬起来


继续走


终于,有一天,北燕也被女孩子们排挤了


方枪枪逮住这个机会来找北燕玩


荡秋千,一个推,一个荡


两人的身影在阳光下被拉得好长


负伤游戏


两人坐到角落里


北燕给方枪枪喂药


方枪枪给北燕打针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李老师来了


张口就训斥方枪枪:“你害不害臊?”接着让北燕过来,掀起衣服检查了下,责骂道:“让男孩子脱你裤子,你傻啊?”北燕接着被吓哭了。李老师把北燕带走了,罚方枪枪靠墙站好


在那之后,在擦屁股时方枪枪开始冲着李老师一个劲的笑,用微笑伪装自己


李老师依旧拉着脸看他


洗干净后,方枪枪接着爬到了床上


开始摸北燕的脸


躺下,伸手戳北燕


两人又开始闹腾


直到熄灯


李老师拉上窗帘,在门口警告着:“不许说话,不许站起来。”


不一会,大家都睡着了


屋内还隐约有谁的鼾声在响


方枪枪又蹑手蹑脚的溜下了床


走到李老师床边


李老师还在闭着眼睡觉


方枪枪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在他走后,李老师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方枪枪跑到了院子里,跟着自己的影子跑着玩


偌大的庭院空荡荡的


方枪枪看着身后的影子,只有它才会跟着自己走,一步不落


一个人在院子里疯跑了好久,方枪枪又轻声回来


钻进被窝


碎觉


屋外,白雪漫天,纷纷扬扬


漫天飞舞的雪,落满了一整个庭院,替换了那琉璃瓦铺盖的屋顶,屋檐下,透过那些古旧的花窗,隐约还有一丝微弱的灯光。


又是在台阶处尿尿。果然,是小家伙又在做梦,而且尿床了


老师把方枪枪抱走


到了办公室,老师们都围着方枪枪问他梦到了什么


方枪枪得意的回答:“有妖怪要吃我,然后我尿尿把他冲走了。”


老师听到都笑了


方枪枪也跟着笑


笑着笑着又好似是哭了


第二天,班上的男同学嘲笑方枪枪是尿床大王。


唐老师却一脸笑容进来帮方枪枪穿衣服


最后还怜爱的逗弄着小脸夸着方枪枪:“你真聪明,你怎么这么能干呢。”


我得意的笑~


院子外依旧晾着尿湿了的床单


而唐老师带方枪枪出来时,院子里的小朋友已经做到最后一节操


方枪枪又插队挤到了前面


解散后,方枪枪一把从背后抱住北燕


南燕走过来拉出北燕,骂着方枪枪讨厌,北燕也跟着说讨厌


两人相携离开,又只剩方枪枪一人


一个人去吃饭


别的小朋友都已经坐好了


方枪枪直直的盯着李老师


然后,委屈的想哭


被摁到座位上


咬了一口三角糖包


更想哭了,那么无辜,那么无助。


一副生无可恋的小模样


这天,上音乐课


李老师突然起身问:“是谁放屁了?站出来?”大家自然都是笑,没人承认


老师便让她们撅起屁股来,挨个的闻


是这个?


还是这个?


最后确定是方枪枪和南燕


让阿姨带着两人去厕所


南燕哭闹着不想走,嘴里嘟囔着:“我不想上厕所。”


方枪枪却是很兴奋,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一不留神还摔了一跤


爬起来继续蹦


阿姨把两个孩子带过来,脱下裤子,嘱咐道:“拉完屎叫我。”说罢就离开了。


老师走后,方枪枪扭头看后面的南燕


转过身来


两人相顾无言


方枪枪突然起身,自己提着裤子


围着南燕跑


围着厕所跑


南燕不理他,开始唱课上李老师教的歌


方枪枪站到南燕身后生气地说:“不对,应该是大的留给我自己,小的留给张小弟”,从他篡改的歌词上,我们似乎已经可以预见些什么。


南燕还是不予理会


小朋友已经上完课了,开始在院子里玩


方枪枪搬来了一个板凳


踩着暖气的管道爬上去


探头看向窗外


南燕也终于忍不住了,跟着爬上来


院子里老师带着小朋友做游戏


两人在一边看着看着,决定出去玩


溜出厕所


蹑手蹑脚


牵手跑


终于可以和小朋友追闹着跑,而不是再和自己的影子玩,方枪枪很开心,南燕也是


绿树,阳光,蓝天,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那么的鲜艳,两个冲出樊笼的精灵欢呼着,奔跑着,忘却了一切。


牵手逃离幼儿园


在桥上相互敬礼


一起看花


渐渐地,两人走到了医院


方枪枪拉过南燕,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我特别想生病,生病不用上幼儿园,可以吃好吃的,城里的爸爸妈妈来看我。”这种孩子气的想法我们每个人小的时候都曾有过,而我们的最终目的也显然不是希望真的生病,只是想要被疼爱,被在乎。


期间南燕几次想保持点距离,但都被方枪枪拉得更近


最后,方枪枪问道:“南燕,你能和我一起生病吗?以后我走到哪你就走到哪好嘛?”


南燕也凑到方枪枪耳边,认真的回答:“好啊,生病可以陪你,但是你得讲卫生。”


方枪枪开心的抱着南燕亲个不停


最后,还亲了南燕的耳朵


画面一转,到了课堂上,南燕在模仿孔雀,其余的小朋友来猜


方枪枪开心的看着


答案很快被猜出来,李老师来模仿下一个


这颜艺,你们猜出来了么?


方枪枪小声和北燕说:“李老师已经变成怪物了。”


而且说不定你现在已经被李老师吃掉了。


抬头再看看李老师


越看越害怕


南燕也是一副被吓着的样子


于是,两个小家伙偷偷溜到了厕所


互相脱裤子检查


确定两个人都没有尾巴


凑到一起开始商量对策


等到了洗澡的时候,方枪枪就到处摸别人的屁股后面有没有尾巴


女生们也开始传


互相检查着


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


没多久,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了这件事


又到了晚上擦屁股的时间,方枪枪和南燕躲在床底下


北燕一脸惊恐的擦完屁股赶紧跑回床上


李老师照常吹哨,下一个小朋友却不敢过去,吓得坐在床上哇哇大哭


李老师诧异的又吹了一声


晚上熄灯后,大家似乎都看到了李老师身后有甩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方枪枪害怕的躲在床围栏后看着


最后决定跑到南燕的床底下避一避


南燕小声的问方枪枪:“你觉得咱俩合起来能打过李老师吗?”方枪枪摇头说不知道。


南燕提议两人去打李老师,却被方枪枪否定了:“我不去,你也别去,咱们全班人都打不过李老师。”


南燕还是想去看看李老师变成妖怪的样子,方枪枪只得跟着她


爬到李老师门外


听见李老师放屁的声音,两人都忍不住笑了


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溜回去


却发现大家都爬了下来


班上的淘气包提议大家合力把李老师捆起来


可是怎么捆呢?用绳子?


北燕说自己有鞋带


于是大家都起身去拿自己的鞋带


然后一根一根系起来


大家都在忙活着


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几乎所有人都加入了这次行动,虽然他们的郑重其事仍然是那么稚嫩


绳子总算是系好了


大家都光着屁股往李老师的屋内爬


分两批从两个门包抄进去,围在李老师的床前


当孩子们像潮水般涌向李老师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小小的人儿的合力竟是那么地汹涌澎湃


可是绳子刚一压,李老师就坐起来了


大家吓得四散而逃


等老师大声咆哮的时候,小小的人儿全都回位,恐惧爬满他们的脸


毛毛被吓得哇哇大哭


宿舍的灯被打开,其他老师也闻声赶来


院长抱着毛毛轻哄着问是怎么回事,毛毛指着李老师叫妖怪


李老师大声呵斥:“是谁给我造的谣,你给我站出来!”


大家都害怕的不敢说话


李老师自己可能也没意识到,当她追问毛毛是谁给她造谣的时候,在孩子眼中,她的表情俨然就是一个吃人的妖怪。


不过我们也不能把矛头对准李老师。或许,李老师也曾经和蔼过,只是随着年龄的增大与岁月的消磨,已经把热情消耗殆尽而最终演变为例行公事,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不是谁可以改变的,甚至是她自己。


于是,事件伴随着替罪羊高晋被带走的哭声,这么不了了之。


班里的男同学玩开了打人游戏


方枪枪端着水杯坐在一旁看着


拿枪的是副部长的儿子汪若海,他把所有人都打倒在地


然后来到方枪枪面前


方枪枪却没有像别人那样立刻倒下,而是放下水杯和汪若海抢枪


怎么也不肯松手,终于抢到了


把枪插进口袋里,然后走到旁边看热闹的女孩子面前


赶跑她们


在宿舍推倒北燕


方枪枪变坏了,开始到处吓唬小朋友


包括南燕


南燕冷淡说了声你起开就绕开了


方枪枪主动找班里的调皮大王打架


推搡小女生


推倒别人辛辛苦苦搭了很久的玩具


他的叛逆再也不加入任何的掩饰。肆无忌惮的破坏。就算老师在场,也是如此。


玩游戏时,女孩子毛毛太老实,所以总被欺负。老师告诉她,以后见到狼要逃跑。(由此可见,老师教育给孩子的是逃避,而不是反抗。)


而方枪枪却反驳道:“谁说的,见到狼要打死。”


班里的三个捣蛋鬼又把小女生弄哭了,唐老师出面斥责


老师说:“方枪枪你就是缺打,以后就是个小混混,长大就等着公安局的人来管你吧!”旁边的两个小男孩就在偷笑。


方枪枪生气的翻白眼表示抗议


唐老师让三个人去道歉


另外两个人都故作真诚的草草道歉


等着道完歉溜之大吉


只有方枪枪倔强的不肯去道歉


不管唐老师怎么吼他


然后被老师提着衣领拽了过去


方枪枪靠着墙小声嘟囔着:“操你妈。”


唐老师不敢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方枪枪又大吼了一声,撒腿跑开,留唐老师呆愣在原处


后来,自然是被李老师关了禁闭


关在一个黑漆漆的小屋里


任凭他怎么哭闹拍门都没人回应


小家伙慢慢的往前挪着步子


一丝丝压抑的哭声渐渐扩散开来


声音越来越大,伴随着抽噎


然后,放声大哭


害怕的后退


转身拼命的拍着门喊院长来救他,要快一点,因为,有妖怪要吃掉自己


可是,无人应答


画面一转,方枪枪终于被放出来了


唐老师拽过他来给他穿衣服


此时方枪枪嗓子哭得都哑掉了


院长走过来问方枪枪那句骂人的话是跟谁学的,方枪枪扬起小脸固执的说没人教,院长一脸的不相信:“肯定有人教,我们幼儿园没有人说这种话。”


李老师也在一旁威胁着,在幼儿园里就要守规矩。方枪枪大声说:“我不想上幼儿园,我想上学!”


却被院长告知幼儿园是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你以后想回来也回不来了


方枪枪睁着大眼睛,似懂非懂


然后,院长吩咐两个老师关方枪枪禁闭,不许其他小朋友和他说话,把他孤立起来!


门轻晃了几下后


老师都走了


整个宿舍内只余方枪枪一人


他便自己跑着玩


早上小朋友们集体上厕所时,方枪枪跟在老师身后偷偷打人


李老师回头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又扭头继续走


北燕给老师告状,李老师却说:“告诉你不许理他!”接着又告诉全班小朋友以后谁也不许理方枪枪


方枪枪满不在乎的做鬼脸


午觉时,方枪枪如以前一样逗弄着北燕玩


北燕不理他,方枪枪就使劲捏了她脸一下


北燕接着哭了


李老师过来轻哄着她入睡


只是在临走说看了一眼方枪枪,什么话也没说


班里的小朋友发水果吃


只有方枪枪的盘子里是空的


但凡碰到方枪枪的小朋友都会赶紧转身跑开


方枪枪是真的彻底被孤立了,再也没有一个人理他


他走进厕所,带着最后一丝期待问:“你为什么对我笑?”


不料那个曾经和他好的女孩子,也不理他了。甚至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谁对你笑了,别不要脸,我对狗笑呢。”


说完后也走了


只留方枪枪一人孤零零的站了很久


班上的小朋友出去活动时,他只能透过门缝偷偷的看


然后,独自走回这关住自己的一方天地


他在想


也许,同学们都被李老师变成了妖怪


他们都被控制住了


是因为这样吧?


所以大家才会这样对自己


这样听老师的话


方枪枪像是被遗弃了一般久久的坐着


对唐老师的推门而入也毫无反应


就是这一天,唐老师来告诉方枪枪解除禁闭了,他可以和小朋友们一起活动了


方枪枪并没有预想中的那样开心


只是机械的走着


唐老师把他塞进队伍里


可旁边的小朋友并没有像别人那样和他牵着手


他就故意出队,冲着大家喊:“快去告诉老师我出队了!”


大家却都熟视无睹,手牵着手继续往前走


本以为可以得到些欢乐、哭声,哪怕是李老师再关他禁闭呢,什么都好,他只是想被重新重视。可是,再也没有人理他了,哪怕是他已经被解禁。


方枪枪再也无法忍受了,转身往外跑,逃离这个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融入的集体


拼命的跑


跑出了幼儿园大门


跑到了那个曾经和南燕来过的桥上


跑到了医院


不停地跑


可是却在锣鼓喧天中看见一群人带着大红花经过他面前。他站住了。


曾经以为逃离了幼儿园,就不用再受小红花的折磨


可是如今看来,也许自己错了。耳畔仿佛又想起了院长的话:“你不要以为离开了幼儿园就是特别高兴的事情...”原来是真的,我们注定困守这个世界,无路可逃。


最后,方枪枪顺着墙根走到一处角落


多少年的风风雨雨,将皇城的汉白玉栏杆染上了一片片无法还原的阴影,一块从栏杆上掉落的石块,静静的躺在方砖上,抬头望着那本属于他的位置。


方枪枪静立在石头边好久,终于蜷缩着身子,趴在上面沉沉的睡去


仿佛累了一世纪之久


-END-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