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仲礼“完爆”柴静?|特立独行的猪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9-14 08:50:11


这几天,有关2010年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接受央视记者柴静的采访,网络上近乎一边倒地为丁院士点赞,并称柴静“为洋奴”,“被吊打”,甚至大有为当今雾霾正名的意味。我自己认真看了此视频5遍,发现其实丁院士也存在很多逻辑问题。

首先,丁院士的逻辑起点是认为排放权是发展权,进而认为其是一项基本人*权,进而推导出我们要赋予发展中国家同样的人均排放量。首先,认为发展权是一项基本人*权,这本身就不能代表全人类。虽然说,我们已经对生存权和发展权是一项基本人*权在世界范围内达成了“共识”,但是目前全世界只有155个国家批准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你可以说这是绝大多数,但是绝大多数能不能代表全部?不能。就像中国也认可《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可中国批准了么?没有。所以丁院士一开始就没有站在全人类的立场,以此逻辑起点进行推断,有失偏颇。其实,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共识。如果有那么多共识,。

第二个逻辑漏洞在于,同样的人均排放量是否等于同样的发展权。我觉得这是值得商榷的。发展权是一个立体的概念,落实到碳排放,怎么也应该是人均排放量乘以利用效率吧。我给你同样的排放量,你把它拿来浪费了,他把它拿来发展清洁能源了,你们最后能获得同样的发展权么?其实这种论调很像一个幼稚的女权主义者,高喊“我是女人!我要获得同样的工作岗位!”但每天上班都在睡觉是一样的道理。当然,你可以说,那我能源利用率就这样了,我就是要增加我的排放量嘛。那你损害的就是全人类的利益了。能源利用率的停滞造成的是全球环境容量的停滞或下降。丁院士说了,全球还能排放8000亿吨碳,过了这个指标,就开始物种灭绝,况且,全球人口还在持续增长之中。所以,我们是选择停留在所谓“同等人均排放量”的争论之中,还是努力提高能源利用率,扩大人类可堪忍受的碳排放基数呢?清者自明。

丁院士还说,11亿发达国家取走44%的排放权,55亿发展中国家取走56%的排放权,你说公平不公平?公平这个词又是一个极具煽动力的判断。我们发展中国家可以说,这不公平,因为我们虽然拿走了1.27倍的排放指标,但是我们却要养活5倍的人啊!但发达国家也可以说,你们人口多,怪我咯?难道是我们逼你们生那么多人?你们那么多人,开那么多工厂造成环境污染上升和环境容量下降,最后还要我们来买单?双方都有怨气。于是,“公平”这个词又不“全人类”了。怎样才是“全人类”呢?我们得盯着8000亿吨这个红线。我们要么加强技术合作提高这个上限,要么少生点人延缓我们达到这个红线的时间。哪个是根本?

丁院士最后说,“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难道不是人类的利益么?”在我看来,这真的不是人类的利益,只是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因为如果保持同等的人均排放量就是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的话,那么此举只会加速人类整体的灭亡。

最后,我想谈谈立场的问题。此视频一出,声讨柴静的声音大片袭来。很多人说她丧失了一个新闻记者应有的客观,因为“她所代表的是生活在北上广和欧美发达国家,有着丰厚的物质和经济条件,所以不满足于现在浑浊的空气,想要追求更好的空气质量和生活品质的都市白领的声音。”我想问的是,谁没有立场?中国没有立场么?美国没有立场么?一个阶层,为了自己的利益发出自己的诉求这也有错?我倒觉得她比很多包裹着“全人类”立场实则一边倒的人来得更为诚实。再者,空气污染只污染了都市白领,没有污染穷人?穷人在肮脏的工厂和土地上就能获得所谓“发展权”?最后,穷人的发展权比富人的发展权更高尚?宁愿让富人和其子女在空气中毒死也不愿让穷人在肮脏的土地上饿死?富人是人不是人?我倒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立场。《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认为,“人人有权享有能达到的最高的体质和心理健康的标准。这其中包括‘改善环境卫生和工业卫生的各个方面’。”享受清洁空气并非富人的特权。它是全人类的特权。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