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莫非老师谈写作的三个十年,回到我的写作动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09 13:38:21

2011年与莫非老师合影(手持笔者拙著小说集《回乡》杂文集《声响》)

2013年与莫非老师合影(这里网络不给力,后来还有2016年和2017年的合影回头补上)

听莫非老师谈写作的三个十年,回到我的写作动机

 

莫非老师1988年蒙召写作,她分享到目前经历了三个十年的阶段。第一个十年是在苏文峰老师的鼓励下进入基督教文字侍奉的领域,专心写自己的故事;第二个十年从别人邀请去讲课,她在写与讲之间,成为了写作的老师,在华语文坛也得了一些重要的奖项;第三个十年建立了跨宗派的基督教文字机构“创世纪文字培训书苑”,放眼整个华人基督徒圈子,每年举办诸多的文字营会,以“创作不是舞文弄墨,更多是一种属灵的经历,我们一生的创作,必来自于内心的呼召。”点燃更多基督徒委身写作的梦想,找回、磨亮更多停下的生锈的笔。

 

莫非老师台上分享,学生的我台下对镜观影。我写作有几年了呢?汶川大地震有几年,我就写了几年。再过一个月汶川地震过去了九年,那我就写了写了九年了。回忆这一路上的恩典里的奇遇,特别的感恩。课间莫非老师叫我,严肃的跟我谈起,上帝呼召的笔兵,绝不能用笔打笔仗,即使非打不可也不能自艾自怜而失去了建造(造就)他们的爱。

 

男生天生有一种好斗的本能,特别是在大陆背景的酱缸中,若是放任内斗糟粕的泛滥,,因为某一种力量,。基督徒“我们也是人”(徒14:15)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在文化土壤里长大,从小接受的教育底子还在,传统文化加上“师夷长技以制夷”,动机不纯的不能谦卑,学了个欧美老师的皮毛,自觉不自觉也受文化影响着。

 

我提笔的动机来自于在灾区埋头做工的多,报道基督徒支援灾区的文字太少。在阅读基督徒见证的时候。一面为神感恩,一面又觉得可以写得更好。我是巴蜀子弟,常有文宗在蜀自豪,当然提笔之时也有点“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匡扶思想。

 

提笔书写,豆腐干的文字印在纸媒上都是开心的事情,边读边写中,发现基督徒写得好的人不多,在文化里影响力的不多。那时刚刚三十岁,只有一个孩子,觉得可以尝试写下去,提起的笔就放不下来了。

 

听莫非老师谈写作的三个十年,回到我的写作动机。我写作的第一个十年快要结束了,当然不能跟莫非老师比较。神呼召的每一支笔托付也不一样,“少种的少收,多种的多收,”(林后9:6)在这清晨鸟语花香的岛上,不远处的吐露港船来船往。

 

初写之时上帝藉着写作前辈的鼓励、读者的认可都是宝贵的安慰。昨天我在别的写作者文章的后面看评论,有位我不认识的读者留下“基督在我心,我手写我心”,那么眼熟,不正是我一直在传递的写作理念吗?现在被不认识的人引用,确实是个鼓励。莫非老师说,如果你发现后面有跟随者,你就是领袖了。

 

从一个提笔说故事的草根,战战兢兢地被老师提醒已经是“领袖”,昨天莫非老师课堂上提名表扬了我,相信我快要写出大器的作品出来。我又回到起初的心,感动得稀里哗啦。

 

感恩神的磨砺,长在有些悲剧的成长环境中,又在成功与失败之间走向灾区、走向全职事奉。在与贫穷争战日夜,经历了太多的神迹奇事,奇妙的供应,转化为一篇篇见证与文艺作品。我也经历了神的丰富供应,不仅承受了三个产业(孩子),现在我还能有恩典报名一年又一年参加写作营会,与同路人彼此勉励。

 

昨天下午,创作练习,我们花了四个小时得出来的小说架构,竟然在最后的五分钟逆转推翻。大家托付由我执笔,半夜写出来四千字,又是另外一番模样。清早起来饭前与诸位分享,正是灵里触动、心有感动的即刻表达,正是马上行动的果效。

 

营友催我去早餐了,先就此搁笔,开始写吧!开始写吧!写不出个鲁迅、莫言,至少可以写出一个章以诺。回聊!(2017年4月10日清晨吐露港半山腰)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