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绿脚趾》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06 15:35:31









Coen bros

The Big Lebowski 1998




◇剧本创作灵感来自雷蒙德·钱德勒《漫长的告别》


该片是科恩兄弟的新派黑色片,具有浓厚的喜剧风格和典型的科恩式情节,发行时票房口碑皆一般,但随时间推移,电影的评论逐渐趋于正面。其特殊的角色设定、梦幻般的剧情、标新立异的台词和不拘一格的配乐都使之在未来成为了邪典中的经典。(文字源于网络)


犯罪片玩很溜的科恩兄弟,他们所有作品都非常美国,地域文化特征鲜明。除了大众喜闻乐见的反传统精神和黑色风格,科恩魅力还展现在他们总是能在蜻蜓点水之间,就酿造出不同阶段的美式风味,属于在大环境里讲故事,并能由事件表征看见时代的类型。


这一部《谋杀绿脚趾》,倒不是真的有引用文段里说的那么神。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美国电影中,尽管出现各种底层和边缘怪咖的故事,但是在非英雄主义即拷问体制的大趋势下,把Loser真的塑造的很Loser的题材还是有点冒险。而但凡文化的发展都有环形迂回的魅力,因此只从形式主义的角度,来扯扯这部犯罪喜剧片之所以愈发突出、没有被大流所掩埋,究竟是因为它本身有哪些妙处。以及即便其中的犯罪元素只是打擦边球,又称“新派”,也依然十分科恩。




故事讲述和富豪同名的无业游民Lebowski,自称“Dude”督爷,某天遇到打手上门错讨债务,打手发现找错人之后还尿了督爷一块地毯才扬长而去,以这块莫名其妙的地毯作为开端,督爷和他的小伙伴被卷入一场谜之绑架案。


科恩兄弟很喜欢用偶然事件来打开篇章,投入一个小误会,并且角色们永远都收拾不清这个误会,于是多骨诺牌般的派生出一系列停不下来的事件。这种派生性一边催促角色们不得不往前走,一边很好的为引入新的叙述线铺路,行云流水构建框架。




郁闷被尿一毯子的督爷和朋友聊起这件事,同是保龄球发烧友的两个伙伴——暴脾气的的越战退役兵Walter和总是在状况之外呆萌胆小的Donny。Walter教唆督爷去找另一位Lebowski富翁索要赔偿,督爷耍小聪明捞到了一块昂贵的地毯,并在豪宅里见到了富翁的妻子Bunny,惹出赌债乱子的源头,一个脚趾甲上涂着绿色甲油的辣妹。这位就是即将被绑架的“绿脚趾”。



Bunny欠下赌债未还遭到绑架,绑架信送到富翁手里,富翁施以报酬找回游手好闲的督爷当喽啰送赎金。此时出现另一条线——富翁的女儿Maude,一个斯多葛风格女。Maude带人到督爷家拿走了地毯,督爷在追逐地毯的道路上跌跌撞撞,其后和话唠子Walter驾车去到指定地点,Walter却欲将装满脏内裤的手提箱替换掉赎金,并成功甩给绑匪飞车党。



但是他们也没能成功留下这笔钱,督爷放着手提箱的破车被盗。没收到赎金的绑匪给富翁寄了一截涂着绿色甲油的小脚趾,富翁气急败坏找来督爷质问,然而赎金下落不明,此前绑匪又着人到督爷家中威胁讨要赎金,督爷被绑匪、富翁夹在中间无所适从。


后来在废弃车场寻到旧车,手提箱自然早已丢失,也没能找到有用的线索。督爷找到富翁的女儿,Maude却告诉他那笔赎金是富翁从公司基金中擅自抽出,而她作为公司的运营者必须追回,到这里,除去打酱油的几个小哥,和有关系的几波人分别有劫匪富翁富翁的女儿,以及督爷


故事讲到这里还没大半,剧情之绕使得现有线索难见一斑,先跳脱出来讲讲精彩的视效。




影片使用了大量轨道推拉的镜头,并且每一步都有独到意味。从片头开始以大片的枯草地延伸走向灯火迷离的城市,营造出了一个合适娓娓道来的氛围;督爷被打手按进马桶的镜头速度很快,房间里直肠的格局更突出了推进的戏剧感;在以下督爷与富翁对话结束后被管家带出有壁炉和火光的暖色调屋子,两个拉与推的反打镜头,则是很好的将故事从一个有情感的场景延伸到另一个饱和度正常的、白光的、作为单调叙事场景的衔接


这一幕还蛮有意思,富翁得知爱妻被绑架十分悲痛,闭门不出对着壁炉独自神伤,督爷被拉走时的背景音乐导入了装腔作势的庄严歌剧,管家关门后戛然而止,这一种配合景深镜头假装出来的仪式感,很好的调配出了嘲讽的喜剧效果




还有很多声效与画面同时作用的丰富剪辑,比如在富翁的女儿带人来找督爷这段中,他正躺在地毯上悠哉听着一盘名为《鲸鱼之歌》的磁带入睡,在海洋悠远的音乐里督爷已经飘飘然,小哥这一拳头“砰”地把他炸进了眩晕的梦境。




用幻象里画面流动很容易制造趣味,本片中督爷两次上天入地的神游都超好玩,天马行空,带着一套艺术家非常闲的慌的气质。题外说个花絮,封面图那一幕保龄妹站一排的画面是致敬经典歌舞片《第四十二街》,后来姜文在电影《一路之遥》中也曾使用过。




两次梦境中都包含了很多保龄球元素,抖骚,滚球道,看世界。打保龄球作为混日子督爷们的日常消遣,亦可说是占据了他们生活的重心,全片在绑架案剧情中穿插的保龄球赛事,象征着这一群半路被坑进不寻常事件的中年大叔们庸常的安全地带,美梦自然少不了最轻松惬意的大Bowling。




而这一起不寻常的事件中最不寻常的就是绿脚趾Banny,督爷从富翁女儿处得知Banny曾参演色情影片,有一群啥都不太care的、被称为“虚无主义者”的朋友。(这个概念也好玩,督爷在片子里多次说到这个词,最后会发现其实这一整件事其实都不太有意义,简直是一大票的“虚无主义者”。)自从收到脚趾后,就再也没出现过有关Banny的消息与画面。而打手又一次找上倒霉的督爷,并将他带到Boss面前,原来Banny的债主是色情影片制造商。然而制造商并非绑架Banny的幕后主使,而是借督爷的手在追赌债,此处是影片的第一个反转,推翻了打手与绑匪是同一拨人的认知。


Walter告诉督爷富翁收到的绿脚趾头未必属于Banny,督爷又从富翁女儿处得知富翁有实无名仅仅是坐拥小部分妻子的遗产,对公司也基本毫无帮助,算是穷鬼一个,便开始怀疑起这是一个富翁自导自演的骗局,为的是制造留下那一大笔钱的理由。接着督爷意外发现Banny不仅没被绑架,只是开着轿车外出躲避风头玩了一遭,并已经回到家中。处境落魄的督爷与风流快活的Banny成了对比,此时督爷更加坚信这是场骗局,此处是影片的第二个反转:Banny并没有被绑架。




在发现Banny安全之后督爷就不再和这个事件有关联,还是只有一块毯子,也没当成英雄,还是那个保龄球场。然而从保龄球场走出的三人却遇到了自称绑匪的年轻小伙们,闹剧竟然还没有结束,更惨的是在接下去的这场打斗中基本上与此事毫不相干的呆萌Donny突发心肌梗塞离开人世。最后一个反转,那么这帮扯犊子的兔崽子们究竟是谁,其实在影片的前半部分督爷就曾不自知带过绑匪称自己是虚无主义者的线索,但在妙趣横生的情节碰撞中不太容易记住这一点,而真相就不必多说啦




尽管有点儿从头剧透到尾,实际上片子里有太多无法细数的趣味,每回看都乐的不行。


无论什么话题都可以扯到毫不相干的事儿上、总是在发挥喋喋不休的废话精神、实则感性到无法走出越战和前妻的影响的Walter,总是插不上话、一张口就问不合时宜问题基本上是个人肉背景最后却一个大懵被吓死了的无厘头大叔Donny,尽管只是几个蠢蛋老男人们,可Loser自有Loser的活法,一无是处且潇洒,督爷与伙伴们在一起的每场戏都太可爱了。


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点睛角色,吊威亚作画的富翁女儿、富翁女儿的医生朋友、穿着紫色连体衣在《加州旅馆》的背景音乐中扭臀的保龄球手、呆滞脸萌出一脸血的零鸭蛋小哥、寻找Banny的私家侦探…用疯疯癫癫来表现“无意义”,《谋杀绿脚趾》最好玩的地方,大概就是毫无违和地将正儿八经的耍宝和装模作样的叙事融合在一起,看似平淡无奇的一锅糊烂炖菜,里边儿却全是荒诞有趣的好料。


督爷和Walter在大海边给Donny洒骨灰的那段很好看,很大人。在和Donny告别之后日子又回归平常,仍然做一个乐在fucking day的小人物不过结尾和牛仔这一段还是相当作的,就不如笑点上的作来的容易接受了。





see you next time


微信ID:cracksll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