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随感丨赵丽宏:活生生的逼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8-06 13:32:43

  在电影院里看滕俊杰导演的3D全景声京剧影片《霸王别姬》,感觉是面对着一个巨大的舞台,在京胡和锣鼓的烘托下,看楚霸王英雄末路的悲怆,看虞姬愁肠百结的凄凉,看英雄美人如何在四面楚歌中演出人生和爱情的最后一幕。楚霸王仰天长叹,虞美人欲哭无泪,那些在危境中闪动的深情眼神,那些在绝望中发出的凄美之声,震撼着观者的心。每个场景,每个细节,每个动作,每一段唱腔,都牵动人心,引人入胜,把人一步步引入遥远的历史,引入剧中人物曲折幽邃的灵魂,也引入京剧博大丰繁的艺术境界。

  看这样的电影,会忘记了自己是面对银幕,忘记了是在看电影,而是全身心地进入舞台天地,欣赏京剧大师和演员们倾情展现着他们的舞台身段,聆听他们个性纷呈的美妙唱腔。观者的情绪,随舞台上剧情变化而起伏,随舞台上人物的悲欢离合而跌宕。这是全息式的立体感受,用一个词来形容:真。如临其真境,如见其真人,如闻其真声。这种真,是活生生的率真,是精致入微的逼真,是气象万千的艺术之真。看了电影,才了解为什么这样的中国京剧影片能惊动美国电影界,并盛邀其在洛杉矶奥斯卡剧院做海外首映礼,把世界3D电影最权威的年度奖项“金卢米埃尔”奖颁给了《霸王别姬》。这是对一部电影的褒奖,也是世界向古老的中国京剧致敬。

  在看这部新拍的《霸王别姬》时,我也很自然地想起了记忆中看过的那些舞台戏剧片。童年时看过几部戏剧舞台片,如《墙头马上》《杨门女将》《包拯三勘蝴蝶梦》《宇宙锋》《十五贯》,那是五十多年前的往事了。这些戏剧电影,对一个不懂京剧和昆曲的孩子,看得吃力费神,甚至感觉冗长沉闷,记忆中有些印象已经模糊。看这些黑白的舞台戏剧电影,仿佛坐在台下远观,隔着一层纱帘,并不真切,其中的大段唱腔,听不懂。这些电影是平面的,画面很少变化。童年时曾经异想天开,幻想着能不能走到台前,甚至走上舞台去看个仔细,能不能走近演员,看看他们的凤冠头饰,看看他们的大花脸,看看他们身上的长衫盔甲,也幻想过爬到舞台顶上俯瞰,窥探舞台前后的秘密。而这样的幻想,在看这部3D影片时,似乎都实现了。我相信,不管是京剧票友还是不懂京剧的观众,都会被这部电影吸引,一步一步被引入佳境。剧中人的每个表情,每句台词,每个唱段,都立体逼真地呈现在你的面前,回荡在你的耳畔。虞姬的水袖飘舞时,似乎就是从你睫毛下掠过;项羽仰天悲鸣时,天地都在颤动。而那些迎面劈过来的刀枪,仿佛就要戳到你的鼻尖,让人惊出冷汗。最令人震撼的,不是剑影刀光,是剧中人的眼神。被油彩覆盖的脸上闪过的目光,尽管无声,却如同电火迸射,直入人心,把剧中人的无奈、忧伤和悲痛,传达得形象而深刻。“此时无声胜有声”,正是这样的境界。

  但是导演在执导这部电影时,还是掌握分寸,把握着适当的度。他遵循了一个原则:使用现代的甚至前卫的表现手段,必须尊重传统,保存传统艺术的精髓,要原汁原味地展现它,而不是扭曲它或者改变它。如果过度地用电影手段,过度地渲染3D技术,而背离了“京剧艺术”的前提,那么,观众在银幕上看到的,也许就是一部与传统的舞台戏剧没有太大关系的电影了。导演深知其中的道理,所以张弛有度,并非无节制地制造立体的效果。戏中表现“四面楚歌”的场面,就使我有一点意外。我本以为,能在这场戏中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楚人歌唱,把项羽和虞姬包围其中,让他们在铺天盖地的楚歌中感受大势已去的凄楚和绝望。以3D电影和全景声效果,完全可以做到。但是电影中并没有出现这样的音响,楚歌如微风,由弱而强,从项羽和虞姬所处的营帐外丝丝缕缕地飘进来,把那种被包围、被笼罩、被束缚的气氛极为形象地表现出来,那是从舞台四周传来的声音,也是传说中“四面楚歌”的真实写照。影片中的楚歌虽不是浩荡嘹亮,却不可阻挡地弥漫在舞台的空间,烘托出项羽和虞姬悲凉绝望的心情。

  我不懂电影导演和拍摄的技术,只是以一个观众的眼光,谈自己的感受。但是毫无疑问,滕俊杰导演的《霸王别姬》,以这样独特的方式表现京剧舞台艺术,让外国人惊艳,也让中国的年轻人喜欢,确实是传统和现代的奇妙结合,也是传统艺术借助现代科技和艺术表现手段得以传播复活的一条妙径。滕俊杰在成功导演拍摄《霸王别姬》之后,又拍摄了传统名剧《萧何月下追韩信》。前些日子我去香港参加书展,香港文学界的朋友告诉我,《萧何月下追韩信》刚在那里举办了首映,反响热烈。近日得知,滕俊杰又在拍摄新编京剧《曹操与杨修》。爱好京剧的观众正在急切地等着看他的新作,而不少看过《霸王别姬》的年轻人,一定也对这两部3D京剧电影充满了期待。

  京剧,我们的国粹,但愿能通过立体的银幕,如凤凰展开古老而年轻的翅膀,飞向更广阔的世界。


图片选自网络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