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行动》中的铮铮铁骨:带你一起揭秘真实的”蛟龙突击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11 10:49:01

“如果说军队是一把尖刀,

我们就应该是刀尖。”


蛟龙突击队


海上蛟龙,陆地猛虎,

空中雄鹰,反恐精英!



他们不是在电影《红海行动》中,

让你热血沸腾、

忍不住叫好的英雄人物;

他们不是让电影票房狂飙、

演技真实、强悍霸气的实力派演员。




他们是着一袭黑色特战服、留一头极短的板寸、有一种犀利目光的特种部队战士,是我国十大特种部队中最为生猛的反恐精英:蛟龙突击队。



“我们讲究内敛,即便你像英雄一样立下赫赫战功,也必须执行完任务后,戴上墨镜默默地离开。


如果你太高调,你的身份可能就暴露了,还怎么执行任务。而且蛟龙突击队的成员还要知道,自己的成绩是整个团队支持的结果。


所以平时训练里,我们很注重培养团队意识,《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只能存在于荧屏上。”这是蛟龙突击队的队长孙浩说的话。



正因为如此,即使他们一次次在国际上书写了奇迹,但是在观影《红海行动》前,我们有多少人知道”蛟龙突击队”?


从2008年12月26日,至今他们已经随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远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无数次,多次成功解救遇袭商船、驱离海盗,胜利完成也门撤侨任务。



真正的英雄,

从来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发光···



 1 


队长孙浩:

“淘汰率50%以上。”


出身于教师家庭,从小痴迷军事,熟谙舰船航模知识的孙浩,早在1996年的青少年航天知识大赛中,就赢得二等奖,获得5000元的奖金。


《舰船知识》、《航空知识》、《兵器知识》几乎爱不释手。



那时候,他看到家乡很多人0

都参加了对越的自卫反击战,

甚至有认识的身边人就牺牲在战场上,

这对从小爱听英雄故事的他触动很大。



怀着军人梦,军校毕业分配回北京的他,在蛟龙突击队组建之初就主动请缨,来到终年烈日炎炎的南海。


黢黑的皮肤,结实的身板成为这里所有队员在超高强度下训练出来的标配。


孙浩(右一)在带队训练


“对于很多人来说,两年意味着军旅生涯的结束,但对蛟龙突击队而言,这才刚刚开始。只有经过两年历练,各方面合格而且自己愿意留下来的人,才算真正开始了在蛟龙的生涯。”


“不论是从新兵开始培养,还是从其他部队选拔成熟的兵源,我们的淘汰率都在50%以上。如果说军队是一把尖刀,我们就应该是刀尖。”



然而让刀磨出刀尖来,

哪有那么容易?


除了超大量的常规训练,

跳伞、攀岩、爆破、战斗潜水等,

很多高危科目是蛟龙突击队的必修课。



很多人都觉得美国的海豹突击队训练得多么艰苦,其实蛟龙战士的训练标准一点不比他们低,甚至比他们还高。对他们而言,游1万米跟吃饭一样稀松平常。


“常规部队包括海军陆战队,都是以大兵团的方式正面突击,在火力掩护下与敌人作战。


而我们是采用小规模部队,躲过敌人的侦察监视,隐蔽地渗透到敌人后方执行任务,任务结束后不留下任何痕迹地撤回。”



大家一定还记得《红海行动》中,由海清饰演的夏楠曾担心地问:“以8敌150,你们以前有过这样的经验吗?”



张译饰演的队长杨锐则霸气回答:

“我们8个人的任务,

不是要解决那150个人,

而是去营救那必须去营救的中国人质!”



虽然对于蛟龙突击队而言,每一次执行任务都需要密切的团队合作,缺了谁也不行,但是就营救人质这样的“硬”仗来说,狙击手是执行任何任务时决定成败的关键。



 2 


狙击手龙茂长:

“狙击”朱日和。


“在常人眼中,狙击手最后一枪打准了就行,其实这只是最基本的要求。


狙击手经常单独执行任务,对体能、野外生存、伪装、侦察能力要求很高。要想打好最后那一枪,前期的准备工作很关键。


举个简单的例子,狙击手打最后一枪之前可能要隐蔽几个小时,趴着纹丝不动是常事。”


坐落在当年成吉思汗扬鞭挥戈古战场的朱日和训练基地,是亚洲最大、中国军队最现代化的大型陆空联合训练基地,因去年7月30日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而开始为大家熟知。



狙击连连长龙茂长,扛着自己心爱的狙击枪说:“朱日和也是狙击手的舞台,蛟龙突击队曾在那里赢下某次高规格比武的指令狙击第一名。”



正式比武那天的晚上8点,龙茂长背着30多公斤重的装备从营地出发,开始了15公里的夜间徒步隐蔽渗透。



一路上,“敌人”在各个关口巡逻,

一旦暴露就要在总成绩里被扣分。

经过3个多小时的隐蔽渗透,

龙茂长到达指定地点,

开始构工伪装。



第二天清晨6点,龙茂长和战友依次前往5个射击地点,完成比赛。


参赛队伍是来自全军的十几支部队,总共比精确狙击、狩猎狙击快速狙击、指令狙击和夜间狙击5个项目,竞争很激烈,龙茂长最终拿下了指令狙击的第一名。



“指令狙击就是两个狙击手瞄准一个目标,同时开枪命中目标。


真正执行狙击任务必须一枪毙命,为了防止一个人失手,需要两个狙击手同时向一个目标射击,这就是‘双保险’。”


当被问及比武时自己和搭档同步率有多高时,龙茂长自信地说,只有用超高慢镜头回放录像时才能看到两把枪的子弹出膛稍有快慢,听声音只是发出一发子弹。 


龙茂长在进行狙击步枪训练


回忆起在朱日和比武的那段日子,

龙茂长发现之所以蛟龙突击队0

能在新枪型上领先一步,

是因为细节做得更到位。



“这把枪的有效射程是600米,我们从100米开始练,一直练到800米,每隔25米都会记录一组数据——在特定的距离上,温度、风速、风向、海拔对枪支的影响。


在这一点上,我们做得更到位,所以成绩更好。”



龙茂长很清楚:

成功只能说明过去,

未来的路还长。


他现在最遗憾的就是当了连长以后,

管队伍、带训练的任务重了,

能出去执行任务的机会少了。



作为一名成熟的狙击手,龙茂长每周仍会坚持至少一次实弹训练。


“每次看到执行护航之类任务的战友离开和回来,我都很羡慕他们。所以技术训练不能松,等到哪天要我上的时候随时能上。”


在一心想执行实战任务的龙茂长眼中,龚凯峰是幸运的。



 3 


龚凯峰:

“海盗的枪口离我不到1米。”


2017年4月,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时,龚凯峰登上了被海盗劫持的图瓦卢籍OS35货轮,与荷枪实弹的海盗近距离对峙,成功救下了19名叙利亚船员。



“那是4月8日下午5点,我们接到通报,一艘中国香港货轮被七八艘海盗船追击。我就和另一名战友驾驶着直升机,赶去驱离海盗”,龚凯峰回忆道。


海盗见了武装直升机,掉头就散了,货轮安全离开。



等他回到舰上,刚下飞机就听到一个更大的消息:


图瓦卢籍OS35货轮被海盗劫持了,距他们只有100多海里,部队立刻进行一级反海盗部署,准备武装营救!



这让一直在风平浪静中训练的龚凯峰精神一振:“终于有活干了!”


午夜12点左右,在离被劫货轮3海里的海域,由于离被劫货轮最近,中国军舰向闻讯赶来的美国、意大利、印度等国的军舰,发出了“即将执行任务,请回避”的通告。



清晨6点23分,龚凯峰和战友登船。“最后到了货轮上的救生艇。救生艇的门是一个自然垂下的帘子,我踢开帘子的瞬间看到里面有人,而且端着枪正对着门外,离我不到1米。”


龚凯峰下意识地向后跳了一步,帘子也落了下去,喊道:“Hands up!No harms!(举起手来,缴枪不杀!)”


同一时间,他迅速故意退下了已经上膛的子弹,又另外上了一颗子弹,目的是让海盗听见子弹上膛的声音。一时间,船上寂静无声。



“对峙的时间其实不长,可能也就一分钟,但感觉过了很久。”龚凯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摇了摇头,笑了。“


回想起来,当时海盗情绪肯定很紧张,手就放在扳机上,万一开了枪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后果。不过,那会儿什么也顾不上想,就是死盯着救生艇的门。”


过了一会,门帘开了,从里面扔出了3支上了膛的AK-47冲锋枪,然后3个海盗双手上举走了出来。



这是迄今中国海军在亚丁湾护航以来,首次也是唯一一次抓获海盗。


获救的叙利亚人非常激动,找来一面中国国旗拿在手里,站在船头用蹩脚的英语喊:“谢谢你,中国!”


当时在场的人,眼里都泛起了泪花。


龚凯峰与获救的OS35货轮船员合影


而即便是龚海峰这样参加过实战的蛟龙突击队员,也非常羡慕何龙这样在猎人学校获得过至高无上荣誉的军人。




 4 


“猎人”何龙:

带血的荣誉勋章。


2002年,何龙还是一名中学生。电影《冲出亚马逊》走红,位于委内瑞拉的特种兵训练中心的“猎人学校”被国人熟知,也走进了少年的心里。

 

有什么比“猎人学校”,更能吸引这帮军营里的硬汉们呢?没有!何龙尤其渴望。



从军校毕业后推掉了上潜艇、做技术的机会,写了份报告一心想去蛟龙突击队。


2015年3月,部队选派干部前往“猎人学校”的通知下来,何龙第一个交了申请。


经过一年的选拔和语言学习,2016年3月,何龙到了“猎人学校”,圆了多年的梦想。



全副武装,脸上涂着迷彩,目光里透着凶狠的教官,令刚到校的何龙印象深刻。


“教官一上来就把学员带的箱子踢翻,检查一番后,行李扔了一地,限一分钟收拾好。”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此情此景,他还是非常不爽。




入学以后,首先等待何龙的魔鬼训练是63天的“地狱周”。“先练体能,量上得很快。中国军人平时训练量就大,这倒无所谓。主要是教官想着法子折磨你。”


每天午夜,结束了一天高强度训练的学员,被拉到飞机跑道的风口,教官用冰凉的山泉水把每个学员浇透,任由午夜的冷风吹干。



学校的早饭就是一小块玉米饼,外加一杯兑了水的柠檬汁,偶尔有点卷心菜叶子。


上课期间,如果教官觉得有人困了,就会把全体学员赶进一间小屋子吸瓦斯,醒醒神。



“吸瓦斯的时间是5分钟,普通人闻到那个味5秒钟就受不了了。”作为海军,平时练过长时间闭气,何龙本以为能好过些。


但有一次,教官戴着防毒面具进到瓦斯室,一拳打在正闭气的何龙肚子上。“挨了这一拳,我猛吸了一口气。


那一瞬间真是生不如死的感觉,呼不出,也吸不进气。”



“地狱周”期间,何龙经历了一场五天四夜的野外生存训练,“那是这辈子最难受的日子”。


“那几天,7个人总共吃了两条小蛇,几条小鱼,还有数不清的蚂蚁。”由于水库的水质太差,喝水也成问题。


遇到下雨,何龙就用衣服接雨水。“接到衣服里的水很混,看了喝不下去。到了晚上渴得受不了,又用衣服接了雨水。眼不见为净,趁着天黑看不到,一口喝了。”


“地狱周”期间,大约有1/3的人选择了放弃。但放弃的念头从来没出现在何龙的脑子里。实在难受时,他就自己抽耳光,咬自己,心里不停地默念“冷静、坚持”。



“‘猎人学校’是何龙多年来的梦想,“即使死在那里,我也绝不放弃。”


在“猎人学校”期间,何龙发现“死”字绝非嘴上说说而已。



训练期间,有两名委内瑞拉学员因为饿得受不了,就去丛林找了生木薯吃,结果食物中毒身亡。


还有一名委内瑞拉学员长时间睡眠不足,精神恍惚,在山间行军时径直掉下了悬崖。后来,这名学员被发现时只剩下一堆白骨,当地人说是被野兽吃了。


何龙那一期学员有15名中国军人、48名委内瑞拉军人。3人死亡意味着死亡率达到了4.76%。


何龙在“猎人学校”


“地狱周”过后,课程本身的压力随之而来。“潜水、狙击、反恐……各门课程按时间依次安排,学完一科就要考核。


150多个科目,中途有任何一科不合格,立刻就会失去毕业的机会,没有补考。”



2017年初所有课程结束,只有6名中国军人和2名委内瑞拉军人顺利毕业——整个课程淘汰率高达87%。



作为中国军人里唯一的优秀学员,何龙获得了委内瑞拉军方颁发的“猎人勋章”。


勋章后面是一根针,教官直接拍在毕业学员的胸口上,扎进肉里,那被视为“带血的荣誉”。


毕业时,原本凶狠、严苛的教官变得像学员们的兄弟一样。有个教官端着满满一杯朗姆酒对何龙说:“你们中国军人很不错,弄得我都想去中国看看了。”那一天,何龙喝醉了。



2017年2月,何龙回国到云南老家。“父亲到火车站接站却没认出我。我走到跟前,拍了拍父亲,他才认出我来。”


走之前,他只说去国外留学,怕老父亲知道后担心。


“父亲知道真相以后,表情很复杂,心疼和骄傲都有吧!”



队长孙浩平静地说:“有人把我们这里想象得很浪漫,其实不是。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的训练是严格、甚至严酷的,生活也比较单调。


能留下的人都有一腔热血,愿意把青春献给祖国、献给部队。我们常说,来蛟龙就是心甘情愿地‘自讨苦吃’。”



如今,随着中国国家利益和海军战略的向外延伸,蛟龙突击队走出去的机会越来越多。



“亚丁湾护航编队、和平方舟号上都有我们的身影,还有人在海外执行其他任务。我梳理了一下,除了南极,我们的足迹基本遍布全世界。


虽然我们还不能像海豹突击队那样全球部署,但我们往外走的步伐很快。这是我们与陆军、空军同类型部队的很大不同。”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红海行动》的主题曲MV,相信每一个中国人都会为他们骄傲自豪!


 

“丹心利剑,机智勇敢。

这是蛟龙突击队的精神,

也是每一位队员的灵魂。”


“勇者无惧,强者无敌!”

向我们无敌的军人们致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