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没法再给《三块广告牌》这样的电影高分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11-05 11:41:58



现在要去看电影,我都忍不住要先打开豆瓣,不为给自己剧透。就看看得分。


《三块广告牌》8.7。很高了。






电影是在临行前一晚,和爸妈去看的。我爸对好莱坞风格有狂热爱好,他热衷轻松的冒险的,与生活本身隔离开的观影体验。妈妈则是中立温和的。

影片映毕,回家路上,我没话找话“电影好看吗?”

他俩挺默契:

“不好看。”

“不太好看。”



 
 





我问我爸,他不满意在哪。他说从开始放映起,他就反反复复想,到底是剧情推理片,还是讲价值,没想到绕大半天都是在说价值啊。

大老爷们不爱被上课。一发现对方在一板一眼给自己讲道理了,就又羞又气。听不下去,也充满质疑。



我爸的不满意,醍醐灌顶。

终于让我找着了总觉得哪儿不够对但捉不住那别扭劲在哪的那个点。







 



 还是先夸夸它的可取之处。

《三块广告牌》起初在我看来,是很应景的片儿。

这些年大家都爱说“太快了”,什么都快了,敲锣打鼓喊着要慢下来,过了新鲜劲又各忙各的去了。大家都爱说社会“冷漠”,电影终于有机可图,对症下药。它说了一个顽固、勇敢和善意的故事。


听起来有些像小时候的睡前故事,也像每一个规规矩矩的现代人都匮乏的品质。影片讲的是一位母亲海斯夫人为找到杀害女儿的凶手,寻求正义,与身边人为敌,买下三块广告牌声讨当地警局的故事。身患癌症的善良警长在疾病与压力下自杀。痛恨海斯夫人的警长下属经历敬爱前辈的去世,和生活的浮沉,最终与她一同上路,荒谬地去替天行道,惩戒明知并不是真凶的杀人强奸犯。





走向善良的人,灵魂石沉大海。走上荒郊野岭,同行的人野蛮不讲道理,生活翻来覆去,还要传承正义。



当然,美国英雄的价值观里,可爱也可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燃。这个层面来讲,我觉得影片是有打动人的地方的。它好像讲起了一件久违的家乡故事,你再长大,心里也远远的留着一块。




   那么回来说说问题在哪。

要从好莱坞范式讲起。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来,古典好莱坞叙事风格长期在西方电影中占主导地位。其主要特点是,所有电影元素都服务和从属于叙事。它常常表现为脱离叙述方式的,一个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这种风格在二十世纪后期开始,已被世间大多数人接受。



而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第三世界国家的逐渐出现一种表现当地政治文化问题的电影。从此,陆续出现对好莱坞风格的怀疑和批判。

   

 

“在费尔南多·索拉纳斯、奥克塔维奥·赫蒂诺…等电影导演和理论家看来,好莱坞电影业已经使影片成为商品,成为一种在遥远的某个地方生产出来然后销售给消费者的产品。这种销售是以一种令人愉悦的、一次性消费的和逃避现实的体验为形式的。甚至当好莱坞影片处理‘社会’问题的时候,这些问题也只是作为个别角色所面临的难题并且最终被克服掉了……这种批判性观点还认为,好莱坞影片从不鼓励观众去思考电影本身或去质疑观众与银幕上各种事件的关系。”



“好莱坞影片最终会解答叙事中所提出的全部问题,以此将观影体验与观者的真实世界隔离开来。”

——《电影史:理论与实践》罗伯特·艾伦、道格拉斯·戈梅里


《三块广告牌》亦是有意无意地被某种“反叛好莱坞”的意识萦绕。它好像试图关照故事的讲述方式,可你又看不到创作者在这方面的诚意。它可能希望观众游离在影片与真实世界之间,能够反思故事与自身之间的关系。



这样的电影不是没有,《阿甘正传》做到过,我们的《霸王别姬》也做到了。但是《三块广告牌》,我想做的是不够的。

 





故事本身并不动人,影片又很沉闷,它是以粗笨地给你两拳的方式,让你感怀古希腊神话里一般的勇敢坚毅的好品格。放在电影艺术来说,是不美的。

 







写下这篇文字,不是为了痛骂这部淹没在众多纯商业片里偶尔涌上来的“清流”。

只是单纯且严肃地认为,这样的电影,能够更好。

而不是开启同水平电影泛滥的平庸骗感情小清新模式。



图片来自豆瓣电影,侵删。

晚安


发表